- N +

7旬老中医猥亵女子因超龄未受处,道德底线何在?

7旬老中医猥亵女子因超龄未受处,道德底线何在?

若不是亲身经历,姜女士从未想过一位70多岁的老人会实施猥亵。“最令人气愤的是他拉黑我后,还发了条朋友圈,意思是换了新地方,要继续营业。”

自今年6月起,经朋友介绍,身在北京的她,每周去一位姓管的老中医家接受针灸、按摩,以治疗腰痛,治疗费用为每次200到400不等。

管某让其一周三次都去,称这样才能治好病。

7旬老中医猥亵女子因超龄未受处,道德底线何在?  第1张

管某和当事人聊天记录。图/受访者提供。

她表示,在三个月的时间里,管某多次对其进行言语和行为上的骚扰。起初,因为治疗有效果,她对此并没有在意。事后想起来,她觉得管某的每个出格行为都是在一步步试探她的底线。

“有一次我在护理床上侧躺着说了什么话,他突然夸我说哎呀你可真聪明,然后凑过来亲了我的脸。”由于长时间在国外生活,姜女士虽觉得管某表现得过于亲密,但并未激烈反抗。“发展到后来,我进门他就要拥抱我一下。”

姜女士告诉九派新闻,一开始她只觉得这位老人比较孤独,可能渴望和他人的亲密接触,因此她抱着同情的心理,未对管某的某些敏感言行当面表达不满。

“直到最后一次治疗,我和他聊到朋友得了甲状腺癌,他突然上手按我脖子,和我说,女孩子不仅要注意甲状腺,还要注意乳腺。”姜女士称,当时管某一只手马上开始按自己的胸部,动作非常连贯。

“我一下子懵了,当时很生气,但是没表现出来。” 当天,她前往劲松派出所报案,警方立即受理,做完笔录后又让她做了表皮细胞鉴定。

北京劲松派出所的立案回执。图/受访者提供

立案大约一周后,民警打电话告诉姜女士,他们拿到了管某涉嫌猥亵的证据,但因为其年龄较大,没有执行处罚。

随后,姜女士在朋友那得知,管某换了一个地方后重操旧业。她表示自己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。

10月28日,姜女士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,要求管某退还三个月的医疗费共计人民币10500元。她表示,自己拿到退还的医疗费之后会考虑刑事诉讼,“我希望看到法律对他的制裁。”

姜女士的民事案件进入诉前调解阶段。图/受访者提供

报案后,姜女士心中有过不忍,“我以前觉得他一个老人,很孤独。”管某曾经邀请她在医馆留宿,现在她想起来还有些后怕,觉得自己的警惕不够高。“不是老人变坏了,是坏人变老了。”

曾以为老人让自己留宿是因为孤独。图/受访者提供

姜女士多次向九派新闻强调,自己的重点不是抨击管某的职业,也不是想加剧男女之间的对立和矛盾,她只是觉得愤怒,为什么无缘无故遭受了不公平的对待之后,要若无其事地忍耐下去,连发声也变得奇怪。“我身边经历过同样事情的人,劝我算了。我不要算了。这件事情发生后,有许多朋友一直在鼓励我。”

“我想告诉有类似经历,同时又犹豫不决想放弃主张权利的人,只要说的是事实,一定不要放弃发声的机会。哪怕最后的结果不尽人意,我好歹尝试过了,可以坦然面对之后回想这段经历的自己了。”

11月3日,卫生监督所致电姜女士,询问她的诉求并表示会去查处相关诊所。姜女士向九派新闻表示,她在最后几次去管某处治疗时见过新的患者,10月21日,朋友还看到管某朋友圈显示新的营业地址。

11月4日,九派新闻与这位管姓老中医取得联系,其表示自己最近不接待客人。电话挂断后,记者以短信方式向其询问姜女士所指控的事实,截至发稿未获得其回应。

对话当事人

【1】报警

九派新闻:是什么时候决定要报警的?

姜女士:他猥亵我之后,我特别生气。从他那走了之后,我坐地铁回家,快到家了,我心里很纠结,因为自己手上没有证据。

但是我最后又返回了。我可能有点不知所措,一出站就看见一个警亭,进去之后就问里面的民警要怎么处理这个事情。

九派新闻:民警怎么说?

姜女士:他给我出主意说,一般管某这种情况都是非法行医,可以找工商部门。可我心里想,我生气不是因为这个事情呀,我本身是想告他性骚扰和猥亵。

我当时情绪比较激动,但是民警很耐心地指导我去劲松派出所报案。我立马去了。

九派新闻:到派出所之后是什么情况?

姜女士:民警给我做了笔录,还带我去做了表皮细胞鉴定。

九派新闻:民警怎么确定他猥亵了?

姜女士:我和警察去了他那。他看见我们第一句话就是,你要是这样的话就没法继续治了啊。这个时候他还想威胁我。

当着警察的面,他承认了。然后民警让我走了,把他带到派出所去。

九派新闻:然后呢?

姜女士:民警打电话告诉我,说当天从中午问到半夜两点才把他放了,因为他超龄了,所以没法执行。

九派新闻:他有没有给你道歉?

姜女士:当着警察的面有过,他说姑娘我给你道歉。

九派新闻:之后和他联系过了吗?

姜女士:有,我在微信上找他退钱,发现他已把我拉黑。我给他发短信,没回复我。

我找朋友加上他微信,发现他更新了朋友圈,说换了个地方继续,和没事人一样。

我朋友开口帮我要钱,他把我朋友也拉黑了。

我本来因为他年龄大,有些同情他,看到他拉黑我之后又换了个地方重新开张,真心觉得那句话是正确的,不是老人变坏了,是坏人变老了。在警察带我去找他的时候,我还和朋友说,担心管某会不会当场心脏病发作。现在想起来,我这些心理负担都太幼稚多余了。

【2】起诉

九派新闻:这次起诉的诉求是什么?

姜女士:希望要回之前的治疗费,一共是10500。我的腰疼没有治好,现在动一下还是会疼。

还有就是取缔他的营业活动,不要再害其他人,罚款。

九派新闻:什么时候决定去起诉他?

姜女士:我报警之后还没想到要治疗费的事情,经朋友提醒我开始想办法走法律途径要回这笔钱。

10月28日提交诉状,法院受理了。现在等法院通知我开庭。

九派新闻:有想过放弃么?

姜女士:有遇到一些困难,但是没想过放弃。

九派新闻:是怎么解决的?

姜女士:我在10月21号去劲松派出所要被告的身份信息,但由于民警不能泄露个人信息,让我去法院,再由法院找派出所要。

22号我去东城区法院,接待人员说我需要去朝阳区法院,因为朝阳区是案发地。朝阳区法院的接待人员告诉我,没有姓名无法立案。

25号我再去东城区法院的时候,遇到一个下班的法官,他告诉我因为已经报过警,只要立案成功,法院会联系警方要到被告的信息,包括姓名和地址。多亏他的指点,我最后成功立了案。

九派新闻:他那里的生意怎么样?

姜女士:生意很好,很多人都去他那治。一个人一次大概300,他一天至少可以治四五个,一个月赚的钱肯定不少。

他之前说治疗要连续不能停,不然之前就白治了,所以我每周都去三次。

转账记录。图/受访者提供。

九派新闻:会有下一步的诉讼吗?

姜女士:会,不能只是罚款,我想要确认他这种行为是不被允许的,应该被约束。不然,只是赔钱就可以解决问题的话,有些人岂不是会觉得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?

我已经想好索赔的钱用在哪里了,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妇女保护组织,我就捐给贫困学生,一个男生一个女生,因为我觉得这是关乎两性的社会问题。约束成年人的是法律,而我可以做到的是帮助、教育未成年人。

【3】发声

九派新闻:有没有人劝你放弃?

姜女士:我身边的朋友大部分都支持和鼓励我。但也有人和我说,不要再闹了。什么叫“闹”?无理才取闹,我说的是事实啊,为什么不能说?我不是非要他被关起来还是怎样,我希望他可以明白,在一个法治社会里,没有人可以轻易逃避法律的制裁。

九派新闻:坚持这么久会觉得难吗?

姜女士:有的人会觉得维权太麻烦了,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发生了什么,其他人不相信你,总要质疑你,会觉得不如就这样吧。

我算比较幸运的,很多人被猥亵之后都没有第一时间去报警,其实洗完澡或者过了几天之后,证据就会消失。幸好我当天立刻去报警了,没有犹豫和迟疑。而且后来有很多人帮助我,觉得自己不是孤军奋战。

九派新闻:比如说?

姜女士:我打电话咨询怎么起诉他的时候,有一个女孩子听完我的故事之后,说自己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,她想办法帮我向工商、消协、卫监所寻求帮助。

有工作人员告诉我,自己的亲人在地铁里被猥亵过三次,但是都不了了之。

在网上发声之后也有很多人鼓励我。我觉得自己做的是正确的。

九派新闻:维权有没有影响工作?

姜女士:我目前的时间比较灵活。可以在工作日去法院立案。

既然我能有这个机会主张权利,我更应该去行动了。如果我不做的话,我以后会后悔,而且没法以身作则,在未来教育自己的孩子。

武汉晨报记者 刘萌

【版权声明】本文著作权归【九派新闻】所有,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,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